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每个世界都遇见你

fgoccc联动后的愿望,想写男主樱的综漫文,尤其考虑到ccc里无铭线莉莉丝会喜欢无铭而没有非无铭线的情况下莉莉丝会喜欢白野这个梗,就做了个假设吧……
试水,看看怎么样.°ʚ(*´꒳`*)ɞ°. 
*
类似于不同世界的间桐樱在白野帮助下得到幸福的这么个梗吧,但是不管哪个世界的间桐樱都喜欢上了卫宫士郎而没有看到岸波白野,直到女主也就是有ccc记忆(未开启)的fsn樱看到了不同世界的自己的事情,然后注意到喜欢上了白野……就是这样(°ー°〃)
*
 【0】
  
  手腕上的宝石渐渐被黑色侵浊。
  
  已经、无法再战斗下去了。
  
  好可怕……很可怕。浑身都在抽搐着,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狼狈流着泪,张口无声地惨叫着。
  
  ——前辈。
  
  即使这个时候,她果然还是在想着前辈呢。
  
  想要再一次见到前辈、想要再一次扑进前辈的怀抱——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啊,前辈他,已经选择和姐姐在一起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手腕上的宝石变黑的速度加快了很多。
  
  等到宝石完全变成黑色的时候,间桐樱这个存在就会彻底消失了吧。
  
  可是、可是……即使是这样,即使前辈喜欢着其他人,她还是想要再见一次前辈。
  
  ……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真的好寂寞啊。
  
  “……樱。”
  
  就好像错觉一样,那一瞬间间桐樱仿佛真的听见了前辈的声音。
  
  “樱。”
  
  不对,不是前辈——但那是和前辈一样温柔的感觉。
  
  正是因为这个,她才会把这个声音当成前辈吧。
  
  说起来,间桐樱最开始之所以会成为魔法少女,就是因为前辈呢。
  
  前辈的名字是卫宫士郎,有着“想要成为正义的使者”这样远大的理想,是自己所憧憬的人。 他学习很好,平时非常刻苦,只要别人需要帮助都会伸出手去帮忙。
  
  ……但是,这样的前辈,却因为十年前冬木发生的火灾而无法留下了病根,做什么都体力不支。
  
  所以,当qb问她的愿望的时候,她理所当然的选择了“希望前辈的身体健康”。
  
  可是,身体健康了的前辈,却反而抛下了她,一个奔赴了亚非战场,甚至在一个月前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前辈、抛下了她呢。
  
  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
  
  已经无法再支撑、无法再战斗下去了。
  
  如果手腕上的宝石完全变黑了的话,自己就会啊变成怪物吧。
  
  ——可是,无论如何也不想——
  
  “不会变成怪物的哦,樱。”
  
  温柔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已经被泪水的水色浑浊了双眼的的间桐樱努力侧过头往上看,却只能看见身穿白衣的某人半跪在她身边,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过来,让她看不清那人的脸。
  
  “……是、谁……?”
  
  白衣人稍稍侧了侧脸,这才让间桐樱得以看清。
  
  深茶色的短发、柔和的五官,以及白色的在大腿腿根分开前后的长袍。他的不是特别起眼,但是却格外的耐看,一旦看过去就有些移不开眼。
  
  白色的长袍、白色的长裤……就好像真的是传说中从天而降的天使。
  
  可是间桐樱觉得自己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但同样的,不知为何,间桐樱竟觉得这人有些熟悉。
  
  “我是岸波白野。”那个人用极其温柔的声音轻声说着,双手也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顺便按住了她手腕上被染黑的宝石。 “樱你,已经很努力了呢。”
  
  他探出右手盖住了间桐樱的双眼,声音迷幻一样让她安心:“别害怕,有我在这里。”
  
  温暖的感觉从他的手心传来,间桐樱竟然心安的闭上了眼。
  
  刚才的战斗已经很疲惫了。
  
  让我稍稍的、稍稍的休息一下好了。
  
  ……马上就会醒的。
  
  少女的鼻息渐渐绵长起来,岸波白野也相应地放开手。他微微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说道:“谢谢你让她避免了成为魔女的命运。”
  
  他身后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少女,穿着动画里魔法少女才穿的衣服,脸圆圆的,粉色的头发扎做双马尾束好。
  
  少女摇摇头笑道:“没关系的,因为这是我的愿望。”
  
  她停顿了下,又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可是你在干什么?”她突然惊喜道。“难道说……你能让她——让濒死的魔法少女活下来!?”
  
  岸波白野却否认:“不,不是。我做不到那样。”
  
  他深沉地凝视着间桐樱,声音飘忽:“我只是……让她能够幸福的离开而已。”
  
  ——是的,他所来到这里、来到间桐樱身边的原因,就是为了让间桐樱可以获得幸福。
  
  虽然这个世界稍微晚到了一点,导致他来的时候间桐樱已经濒死了……到了这种程度,他也只能看着间桐樱死去,最多给她创造出一个虚幻的幸福的美梦罢了。
  
  想到这,岸波白野转头盯向双马尾女孩,吃惊道:“许下改变过去与未来的愿望后,就会变成你将会成为的存在吗?”
  
  双马尾的魔法少女疑惑地看过去,可这也恰恰证明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是吗……”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我也认识哦,和你一样的家伙……她正准备做出和你差不多的事情呢。”
  
  “会做出这种决定、许下这种愿望,你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呢。”
  
  “但是,对于你的朋友来说,那也太残酷了吧。”
  
  语罢,他又将视线移回间桐樱身上。
  
  半晌后,他说:“所以,我一定会阻止我的朋友做出这种事的。”
  
  双马尾的魔法少女默默地听着一切,最后微笑道:“那么,你一定要做到啊!”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她也愿意继续着往日的生活。
  
  如果有他能够阻止那个准备做出和她一样事情的人的话,那真是太好了——那样的话,她也会开心的。
  
  岸波白野不再理睬魔法少女了,他低下头,轻吻间桐樱的额头。
  
  “——那么,下个世界再见了,樱。”
  
  紫色长发的少女身上绽放出绚丽的白光消失,与此同时,白衣青年也随之化作金色的粉尘散去。
  
  双马尾女孩看着这一幕,低低叹气:“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和小焰一样的温柔啊。
  
  并没有停留,她也奔向了下一个魔法少女濒死的时间点。
  
  而对间桐樱来说,一切都不一样了。
  
  当她一觉睡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白衣青年还在。他认认真真地自我介绍叫岸波白野,告诉他魔法少女的宿命被未来一个叫小圆的魔法少女给拯救了,灵魂宝石被全部污染后只会丧失成为魔法少女的可能,力量也全部消失,但是人却可以活下来。
  
  再之后,岸波白野把她送回了家后再也不见了。她不再需要每天警惕着使魔或者魔女,就好像时间回归到了她遇见qb之前,她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每天上学放学想念前辈就是她的一天。
  
  而在她毕业那天,前辈——卫宫士郎意外的回来了,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两个人找着各种话题聊天,从街头多绕了好几个圈才走到街尾,最后红色头发的大男孩搔着头,偏着头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樱,离开了这么久。”
  
  间桐樱觉得眼泪差点掉了下来,这么久的等待和思念似乎要一瞬间涌出,她连忙道:“没有的,前辈不用道歉——”
  
  话音未落,卫宫士郎又道:“不过,我以后就不会走了哦。”
  
  间桐樱猛地抬起头。
  
  “我不会走啦,樱。”卫宫士郎笑道。“我呢,在亚非战场上呆了很久。”
  
  他的眼神流露出怀念和伤感,笑容却没有消失,只是染上了些许苦涩:“现在我已经明白了——成为正义的使者,果然只能说的上是梦想啊。”
  
  “我已经做不到了,也不会再去做了。”他低下头看着樱。“所以,我会留下来……樱以后,也可以一直陪着我吗?”
  
  间桐樱急忙想要点头,却又突然发现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太对劲,她怔愣地看着卫宫士郎,仿佛不敢置信。
  
  天空晴好,微风吹过,树上的樱花纷纷扬扬的落下来,构成一片粉色的氛围。
  
  “——我喜欢你,樱。”
  
  红发男孩的皮肤已经有些晒黑,整个人也显得成熟多了,可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却清晰的害羞躲闪起来。
  
  间桐樱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卫宫士郎的声音在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像是炸开了花一样。
  
  【樱。】
  
  有那么一瞬间,间桐樱仿佛听见有谁在叫她,那声音熟悉而温柔,让她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咦?为什么哭了……不,不喜欢的话,就当做我没说过好了!”卫宫士郎一看到间桐樱流泪,连忙手忙脚乱的找纸。
  
  “不用了,前辈。”间桐樱迅速擦掉眼泪,微笑着看着卫宫士郎。
  
  “我现在,非常的幸福哦。前辈。”
  
  梦境的多年在现实中不过转瞬,间桐樱的绽开白色的光芒。
  
  ——那块地面上再无一人。
  
*
  
  间桐樱醒来的时候,所看到是一如既往的黑暗。身边熙熙攘攘着的是谁都厌恶的虫子,身上到处都是虫子爬动的触感。她慢慢坐起身,穿上放在一边早就备好的衣服,扶着栏杆往楼上走。
  
  今天的我,也梦见他了呢。
  
  间桐樱在10岁起开始做各种各样的梦。
  
  梦里的“间桐樱”过着和她完全不同的人生。
  
   一切的开始,是不被期待的生日的那天,她梦见了另一个自己。梦见【间桐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生,有着名为岸波白野的对自己非常好的哥哥,每天过着非常平静的生活,最后喜欢上学长卫宫士郎,追随着他直到结婚。
  
  再之后,她没过几天就会做梦。每个梦中的自己都会迎来幸福,每个梦中的自己都让间桐樱嫉妒。
  
  如果要说有什么相似的话,那大概就是每个梦境的她都会喜欢上名叫卫宫士郎的男生吧。
  
  刚开始做梦的时候,间桐樱还好奇地关注过自己身边有没有和梦中的“卫宫士郎”一样的人,直到她看到了和自己同校的、自己世界的卫宫士郎。
  
  红发的男生弯弓引箭,射出的箭远远的就能正中靶心。
  
  也从那一刻起,间桐樱的视线无法从卫宫士郎身上离开。
  
  最开始的感情是真实的初恋亦或是一种寄托了自己愿望的特殊的仰慕,间桐樱已经无法记起了。
  
  只是有一天她在黄昏的校园晕倒,那个时间校园要么没人,要么就是有人看到也只是无视。
  
  那样的迷蒙中,她恍惚看到有一个穿着和穗群原学园的校服完全不同的男生走向她,温柔地抱起她、担忧慰问着她。
  
  但是,当她清醒过来,她依旧无力地倒在地上,校外星光满天,身边并无一人。
  
  再接着是下一次的梦境之后,间桐樱突然想起来,那个在她恍惚中看到的走向她男生她其实见过,也认识。
  
  ——除了卫宫士郎外,其实还有一个人,也是每次梦境中都会出现。
  
  那就是岸波白野。
  
  那就是那个恍惚中看到的走向她的男生。
  
  间桐樱不知觉间,渐渐开始留意起不同梦境中岸波白野。
  
  然后她才发现,原来每个梦境中的【间桐樱】的幸福,都是由岸波白野引来的。
  
  每个梦境中都会遇见的岸波白野,有着同样的性格,同样的对【间桐樱】的关心。或者是兄长、或者是收养者、或者是青梅竹马、或者是挚友……他们总会结下联系。
  
  而【间桐樱】的目光,也总会忽视岸波白野看向卫宫士郎。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对卫宫士郎的爱慕已经不再那么深刻了。
  
  当间桐樱感觉到时,她已经开始频繁的留念起梦中的岸波白野。
  
   可是间桐樱悲哀的发现,无论是哪个梦境,【间桐樱】都不曾和【岸波白野】在一起过。
  
  但是,每个梦境中,【岸波白野】总是一开始就陪在【间桐樱】身边的。
  
  间桐樱之后的时间开始怀抱着希望等待,等待岸波白野来到她身边。
  
  ——如果连卫宫士郎也存在的话,岸波白野为什么不会存在?
  
  可岸波白野却始终没有出现。
  
  间桐樱回到房间,整理好自己,拿上包准备去卫宫家。
  
  间桐樱今年16岁。
  
  只要再过一个多月,圣杯战争就要开始了。
  
  如果想要等到岸波白野的话,那么至少要活下去呢……那,她就只能成为圣杯战争的胜利者或者退出圣杯战争。
  
  退出是不可能的。她能够活在间桐家的意义就是作为间桐家的魔术师存在,而且爷爷也要求她参加圣杯战争,她不可以违抗爷爷的。
  
  ……那就一定要成为圣杯战争的胜利者呢。
  
  间桐樱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真想快点过完这一天啊。
  
  因为,只要到晚上,她就又可以见到岸波白野了。
  
  哪怕要被丢到虫窟里也无所谓……只要能见到岸波白野就好。
  
  当天晚上,间桐樱在梦境中的确又看见了岸波白野。
  
  还是一睁眼就看到了。
  
  伴随着玻璃被打破的声音,溶液喷涌着放出,【间桐樱】在苏醒时就无力地跪下,任由前面深茶色的短发的男人揽住她。
  
  “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已经被灭了,”他安抚道。“没有什么能再伤害你了,樱。”
  
  “……还有,好久不见——不,初次见面,樱。”

*
这个世界是魔法少女小圆,间桐樱是即将成为魔女时被小圆拯救的魔法少女。扎比夫没做什么,拯救樱的是小圆,他就是给樱一个美梦……差不多就是这样。
嗯这里的设定是扎比夫是个大bug
试水求评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