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extella.3

八百多年没更新的短篇坑,回忆一下上次更新还在一月,连忙拿起铲子拍拍灰继续填。
*

extella.3

  无铭感觉到不对的时候他正在浇花。

  游星击退后,月球渐渐开始变得像地球。代替民众的各种各样的NPC层多不穷的涌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住宅和店家,甚至连美食街啊MC名人殿堂啊岸波大人纪念馆和BB主题博物馆啊这样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想必假设有一天有地球人要是灵子穿越到了这里,恐怕都想不到这里就是月球吧。

  也正是因为如此,过上安逸平静生活的无铭在短暂的旅行之后就回到了岸波白野这里,每天做做早餐啊看看书啊做做中餐啊浇浇花啊怀念下自己逝去的青春啊做做下午茶啊买买菜啊做做晚餐啊打打架啊……什么的。

  虽然枯燥,但是对于几乎什么都经历过了的无铭来说,这样平静却烦恼的生活倒也不怎么讨厌。

  如果要说的话,唯一不顺心的就是那个金色的黄金P了吧。

  就现在无铭还记得,平行世界中吉尔伽美什也被黑泥埋过……那个时候不是一点都没有被污染吗?!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再来三倍的话才有可能污染——等、等等,该不会那个时候说的其实是发自内心的实话吧?只要再来三倍的量就真的可以把他击倒——?!

  无铭在乱七八糟想着的时候,恰好岸波白野脸色不是很好的经过他旁边。他本来只是想打个招呼告诉下她下午茶被他放在哪了,结果定睛一看就看到岸波白野那明显不对劲的苍白。

  再一看——哦豁,这个走路姿势也不是很对劲啊!

  拥有平行世界自己记忆的无铭蜜汁沉默后,发现这个情况……居然还有点熟悉?

  等等!?这个不就是事后的情况?!

  无铭气得半死,脸上却还堆着笑,友好地让岸波白野去休息会,顺便还给女孩子把甜点换成了红豆饭。他双手抱肩看着自己家娇娇小小超级可爱的什么都不清楚的岸波白野把红豆饭当做是下午茶的甜点吃掉,一转头就阴沉着脸投影了双剑冲向了吉尔伽美什的囚房。

  等到所有人被这边打架的动静惊动跑过来时,看到的就是无铭下手毫不留情地在跟吉尔伽美什对砍,招招致命明显打算置人于死地,吉尔伽美什也冷笑着抄了把剑跟着无铭对砍。

打了好半天才分出了结果——吉尔伽美什最后忍无可忍,天之锁王财一个接着一个放,最后硬是把无铭打飞撞破了墙。

  值得一提的是,吉尔伽美什房间的墙也是破了一个大洞的,目测是无铭动的手。

  而破墙而出的吉尔伽美什则懒洋洋地扫视着周边的一群英灵。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大半都被染黑了,上面遍布着金色的条纹,他的眼睛也不再是猩红,变成了浅金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的皮肤都变得苍白透明了好多。

  他嗤笑着打量着所有人,即使他什么都没有说,其他人也都能感觉到那种蔑视。

  ——如果是过去的吉尔伽美什,想必在此时已经大大咧咧侃侃而谈地把所有人都嘲讽一遍了吧……可是如今他只是沉默地、嘲讽地看着所有人。

  这一次,就连之前哪怕看了吉尔伽美什手臂黑化的场景却还完全相信着他不会被污染的伊斯坎达尔都忍不住迟疑了片刻:这样的吉尔伽美什、这样黑色和以往不同的吉尔伽美什……真的还是过去的那个骄傲无比的英雄王吗?

  就在这个气氛凝固的时候,岸波白野赶来了。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难看,身形也有些无力,但是当她看到吉尔伽美什的时候,视线却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了他的身上,脸色也微微红润起来,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吉尔伽美什则低垂这眼睫,半晌才迅速地一瞟岸波白野。即使他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周身的气势却降低了不少。

  然后他转过了身。

  吉尔伽美什懒散地打了个哈欠,随即慢悠悠地迈开腿。

  那一瞬间,所有英灵都条件反射的绷紧了神经,尼禄和玉藻前也快速将岸波白野挡在了身后。

  但是吉尔伽美什什么都没有做。

  他就只是打了一个哈欠,随即就仿佛散步回家一样慢腾腾地走回了他的房间。

  走回了、那个囚困住他的牢房。

  就好像在向所有人告知,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困住他,他只是心甘情愿地被囚而已。

  而这份心甘情愿,毫无疑问地独属于岸波白野。

  联系起过去自傲的吉尔伽美什,这是……何等的忍让委屈啊。

  那一瞬间,所有英灵的神色都有些复杂难辨。

  另一边想通一切的库丘林露出小小的赞叹夹杂着遗憾的目光,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这是自甘被囚的雄狮,吉尔伽美什的事情也只由他和岸波白野来决定才对。

  只是、这样的自甘被囚,真的能够得到与之对应的回报吗?

  库丘林看着尼禄玉藻前扑过去问着岸波白野的状况,而小小姐只是温柔的安抚,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却想不出是哪里。

  而喘息着看到这一切的无铭,则担忧地看着岸波白野。

  现在的岸波白野身边有着很多人,包括他无铭在内,愿意心向岸波白野的人也太多太多。岸波白野每天的行程一半用来陪伴其他英灵,一半用来陪伴吉尔伽美什。

  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已是难得的可贵……可是、

  可是、吉尔伽美什、是那样会默默隐藏任人分享(自认为)独属于自己财宝的人吗?

  无铭心中泛起担忧,却紧闭唇口一言不发。

  他开始跟着岸波白野行动,虽然不会特意参与,却会远远观望。

  这样子的话,一定能够保护好岸波白野吧……?

  无铭长舒一口气,心中的不安却与日俱增。

*

  这一次小小的“战争”就这样如同落入水中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只溅出了无铭这朵涟漪。因为连阿尔托莉雅都觉得这次吉尔伽美什是真的在容忍了,仿佛谁都没有感觉到不对。

  岸波白野察觉到什么了吗?无铭不知道,他并没有特意观察过岸波白野,他只担心吉尔伽美什会不会做什么。

  可是之后的日子却没有丝毫变化,无论是吉尔伽美什还是岸波白野好像都没有在意过吉尔伽美什身上越发厚重的黑色,两个人总是亲密的聊天玩闹,偶尔少女会顶顶嘴再讨个糖果,这安然让无铭都有些放松。

  他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吉尔伽美什在静静地看着岸波白野跑去帮忙找东西时的眼神。

  ——那是全然的陌生、冷漠与怜悯。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