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双白野】懒得想名字

阅前提示:
参考fe越来越迷的白野们人物设定,扎比子是面瘫大叔心flag折断小能手,扎比夫是暖男温和吐槽推土机,有二设,fexz×fe设定
自从扎比夫改名后就忍不住想把过去写的故事里所有的扎比夫名字都改成岸浪白野。不懂蘑菇干嘛非要改名,都叫岸波白野不行,非要区分开,自攻自受岂不更美滋滋【不你】【快划掉】
最近LOFTER严打啊……一上线突然提示被屏了一篇文……
扎比夫最后说的那句话来自最近看的一篇同人漫里病娇嗨嗨的话,不过不用在病娇上不也行嘛。

★★★开始吧☆☆☆

  【同班女同学】
  
  岸浪白野从虚假的校园生活中醒来,和自己搭档的从者开始战斗。
  
  他有时候会一个人在花园的喷泉边坐会,一个人烦恼该怎么和下一个更强的敌人战斗。
  
  这个时候他总会看到一个披着白披风的女孩子坐在喷泉的另一边,一个人小口小口地吃着瑞士蛋糕卷,兜帽拉的低低的,看不清她的脸。
  
  就这样两个人距离不远不近的坐着,也不交流,岸浪白野却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哪怕不断的在战斗,不停的伤害了更多的人,那个女孩也一直在那里坐着呢……至少,还有一个朋友一直活着。
  
  岸浪白野偷偷将女孩定位为自己的朋友。
  
  直到他打败了最后一个敌人。岸浪白野疲惫的回到校舍,拒绝了尼禄的跟随,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喷泉边。
  
  他觉得那个女孩子应该不会来了。
  
  ……毕竟,现在校舍里的参赛者,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啊。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抬头,看着女孩一如既往地拿着瑞士蛋糕卷走到他背后,坐在喷泉边小口的吃。
  
  岸浪白野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虽然……那个女孩大概只是个AI吧。
  
  岸浪白野最后一次走到赛场时,他发现本不应该再有敌人的对面场地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装、面容呈烧毁状的从者。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而从红色英灵背后则走出了一个他异常熟悉的女孩。
  
  白色披风的女孩取下兜帽,露出的是和他极其相似的面容。
  
  岸浪白野最后战胜了那个女孩,但是他一点也不开心。他咬了一口炒面面包,听着尼禄开心地说着话,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个女孩击败了他都觉得棘手的高文,为什么却会这么轻易的输给他……?
  
  岸浪白野带着疑问,一个人走上了炽天之座。
  
  【同位体】
  
  岸浪白野好像重生了。
  
  他明明应该分解在电子海里,不再有醒来的一天。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自己的对面是一个深茶色长发的和自己有着相似容貌的少女。
  
  那是曾经和自己进行过剧烈战斗过的少女。
  
  这一次岸浪白野没有挣扎什么,他闭上了眼。
  
  岸浪白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还是同样的世界,还是同样的参赛者。这一次没有了名为“岸浪白野”的存在。名为岸波白野的少女找到了契合的从者,找到了值得信赖的友人,努力走到了终局,打出了自己都没有打到的另一个结局。
  
  他梦见少女在电子海中和红色骑士一起消融,拥有短暂mc操控权的少女查看了她存在的真相,而岸浪白野则透过少女的操控看到了真相另一头的自己。
  
  他们其实是共同诞生的同位体,而他更是两个人中的主体,只要他死了少女也必定会死。
  
  岸浪白野突然明白了当初战胜了高文的少女为什么会轻易的败给自己。
  
  他有点难过,他觉得少女大概挺讨厌他——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好不容易争来的生命原来都取决于另一个人的手下吧。
  
  接着他听见了少女的声音——那是岸浪白野无法以语言形容的动听,让他一瞬间觉得内心都炸开烟花。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见见他呢。”
  
  少女的身体已然消失了大半,她透过mc的屏幕看着另一头睡梦中的岸浪白野,轻声说。
  
  然后梦境,归于黑暗。
  
  【电子海】
  
  岸浪白野在电子海中苏醒。
  
  这里沉眠着无数参赛者的数据,那些数据量太过惊人,以至于mc要全部吸收完也要耗费太长时间。
  
  他踏过无数闪烁着黑色噪点的数据,在无数数据块中精准地找到了他想找的人。
  
  他带着那人走到了最边缘的地带,距离mc吞噬掉他们还有很长时间。
  
  他扶着少女坐下,让女孩枕在自己腿上。
  
  “请快点醒来吧,”
  
  他说。
  
  “我已经忍不住想看到你的笑脸了——”
  
  两人紧握的手中,少女的手轻微的抽动。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