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剑男主】终局(上)

【剑男主】终局(上)

【1】

  岸波白野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

  长相帅气,性格温柔,别人的困难他也愿意帮助,他人偶尔的恶劣脾气也可以忍受。关心朋友、勤奋勤劳坚持……可以说,简直是积极向上的最好例子。

  也不是没有女孩子向他表白过,得到的结果基本都是“我有喜欢的女孩了。”这种答案。

  那么,他喜欢的女孩到底是谁呢?

  “是Saber哦。”远坂凛叼着姜饼坐到卫宫士郎旁边,一边嚼一边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你没看出来吗?”

  卫宫士郎完全没看出来,他现在简直惊呆了。

  远坂凛扯了一下卫宫士郎,示意他回头看——他们俩现在正坐在外头,面对着庭院,一回头就能看见大厅。

  大厅里岸波白野和Saber靠的很近的坐着,岸波白野看着Saber没什么仪态的大吃特吃,一脸可以化水的温柔。

  “……哇。”卫宫士郎干巴巴吐了一句。

  没想到他的朋友这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2】

  岸波白野最近来卫宫家的次数挺多,好几次还住下过。面对Saber这个古怪的比起名字更像称号的称呼,他很容易的接受了。

  以后,明明自己也过得不是多宽裕却总是攒钱给Saber买吃的,会温柔地帮她擦掉嘴角的奶油,会细心为她夹上她爱吃的菜,会用宠溺的目光看着Saber……这么明显卫宫士郎居然没有发现,远坂凛觉得自己也是要跪了。

  “而且不止如此。”远坂凛指指点点。“我觉得岸波已经是痴汉了。”

【3】

  远坂凛对于岸波白野的入住本来也没多在意。岸波白野性格温和不会请争执,平时也有多让着她,做甜点的手艺挺不错,生活上也精打细算,帮卫宫家省下了不少钱。

  然而那天她半夜经过岸波白野房间门口时,却听见了不一样的声音。

  “……Saber、Saber、Saber……”

  “……名字……你的名字,到底是……”

  远坂凛原本的困意一下子惊醒。

  Saber是第五次圣杯战争卫宫士郎召唤出的servant。五战后她留了下来,一直陪伴着卫宫士郎和远坂凛,看着他们在一起了。

  而岸波白野知道Saber不是真名。

他想要知道Saber的真名。

  不过尽管如此,远坂凛对岸波白野并没有过多防备,毕竟岸波白野平时对其他人的样子没有敌意,仔细观察这不是伪装的样子。

  嘛,也就是痴汉吧。

  反正……他追不到Saber的。

【4】

  卫宫士郎对于远坂凛的处理方式提出指责,他认为这才是伤害岸波白野的感情。白野是他的朋友,他不干。

  商讨了一下,两个人决定开门见山对岸波白野说清楚,免得他继续费没用的功夫。

  独自将岸波白野拉进房间后,卫宫士郎尽可能委婉道:“白野你……是不是喜欢Saber?”

  远坂凛紧紧盯着岸波白野,观察着他的反应。

  但岸波白野却只是吃惊地看着他,最后噗地笑出来道:“不哦。”

  “我并不喜欢Saber。”

  “……怎么说呢……就只是看到她的脸,就忍不住想要关照她,想要看到那张脸上露出笑容呢。”

  岸波白野的答案推翻了所有他们想到的可能。

【5】

  过节日的时候,岸波白野买了件裙子。

  然而不幸福的是,卫宫士郎也是买的裙子。

  Saber想想平时岸波白野对她的照顾,先换上了岸波白野带来的裙子。

  当她走出来死,远坂凛和卫宫士郎简直都看傻了,红色发带红色裙子的Saber非常好看,有些别样的魅力。

  岸波白野也瞪大眼傻在那,仿佛看呆了。半晌面对Saber的疑问,才吞吞吐吐道:“嗯……红色不适合你啊。”

  不适合?

  岸波白野并没有管他们的反应,只是等Saber脱下衣服后就急急忙忙地收起来,露出苍白的笑意:“啊……你更适合蓝色呢……这次是我的错误,我会补送礼物的。”

  ……为什么要收回礼物呢?远坂凛不明白。

【6】

  远坂凛一直觉得岸波白野喜欢Saber,不然为什么对Saber那么好呢……因此也又特意说过。

  岸波白野则哭笑不得地表示自己真的不是喜欢Saber。

  “我喜欢的,和她不一样的……我有着这种感觉。”

  “是红色的、耀眼的,像火焰一样,美丽而骄傲的玫瑰一样的女孩子。”

【7】

  谁也没有想到,岸波白野在卫宫家只待了一年多。

  不是转学、不是出国。

  而是死亡。

  ……甚至,是自杀。

  岸波白野为什么要自杀呢?远坂凛不清楚,反正她不信什么压力过大就是了。

  现在的远坂凛不会在意岸波白野的事,毕竟和他熟的是卫宫士郎而不是自己。

  哪怕,很早很早之前,自己也是喜欢过这个温柔地人的一员。

【8】

  很久后,魔术能力强到一个点的远坂凛,在柜子找到了一块制作精美的宝石。

  那是那年节日岸波白野送给远坂凛的礼物。

拿着宝石,远坂凛突然想起了岸波白野。

  那个人到底为什么要突然自杀呢?她始终不明白。

  琢磨着,远坂凛干脆对宝石施了一个回溯魔法,作用是看宝石主人的最后情况。

  她瞪大眼。

  她看见,岸波白野握着刀对准自己,另一只手则紧紧抓住当年他送来又收回去的红色裙子。

  他宠溺地看着不远处的画卷,画卷上是岸波白野画的,有些Saber的脸,却穿着古罗马风格红色裙子的美少女。

  “尼禄……”他微笑地呢喃着,将刀刺了下去。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