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fate/extella自甘被困之人【extella·1】

●cp吉尔伽美什×岸波白野,金女主向。

●时间处于fate/extella结束后,岸波白野已恢复并成为月球的王,吉尔伽美什被污染事件发现,由于污染源只剩下吉尔伽美什因此被囚禁,而本来可以脱逃的吉尔伽美什却没有离开。

●吉尔伽美什黑化有,岸波白野恢复里侧记忆。

●受到【游客】【黑风】鼓励,这次打算开车,当然只是轻微的一点点,毕竟实在害羞/////////

●共上下两章。

那么如果没问题,我就要开咳咳咳咳了。









  【1】
  
  岸波白野打开石室的大门,小心翼翼地偷看着里面。
  
  金发红瞳的男人正坐在金闪闪的王座上正晃悠着手中的酒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之前还冷硬的石室不知什么时候被打造的金碧辉煌,只是进入都觉得眼睛有点疼。
  
  吉尔伽美什微闭着眼,似乎不用看就知道来者是谁。他把酒杯往旁边一搁,双手张开:“白野,过来。”
  
  岸波白野略一停顿,接着一步步向吉尔伽美什走去,在两人距离只剩一步之遥时,吉尔伽美什突然伸手,抓住岸波白野的手腕扯着她把她拽入怀中。
  
  岸波白野眼眸惊诧的瞪大了一瞬,转而恢复,也不说话,自己很主动的在吉尔伽美什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猫了起来。
  
  吉尔伽美什始终闭着眼睛,眉头微皱,就好像有什么厌恶至极不想面对的东西。
  
  【2】
  
  地面上零零散散的游戏盒铺了一地,可吉尔伽美什却没有一点兴趣。他盯着自己的右手已经看了一天,整个手掌被紫黑色的颜色覆盖,上面还有着金色的纹路。
  
  只是看到吉尔伽美什就知道,那是他从月里侧出来时所粘上的“人类的恶”。当当时他急着从月里侧出来,虽说避过“人类的恶”出来的方法不是没有,但是无需质疑都将耗费巨大的时间。吉尔伽美什没有那个闲暇时间去等待,何况这种玩意理论上对他并没有什么伤害。
  
  但是凡事就出在意外,在作为肉体的白野回溯时间拯救了大家后,三个王权戒指合一,岸波白野又恢复成最初的模样。一片happy end的气氛中,吉尔伽美什身上迅速出现一堆噪点,最先看到的阿尔托莉雅更是喊了出来:“吉尔伽美什,你的右手——”
  
  本以为自己能够抑制住的恶意浮上皮肤,吉尔伽美什的气势竟然衰弱了刹那,吉尔伽美什打了一个踉跄,有些模糊的视线看见被尼禄和玉藻前护在身后的岸波白野把两个servant扒开向自己跑来,眸中是曾经和自己做搭档时再熟悉不过的眼神。
  
  很好,果然还是本王的白野。吉尔伽美什愉悦的把跑过来的岸波白野顺手捞进怀里搂住,然后微微弯腰、用下巴顶着岸波白野深茶色的长卷发,毫不客气地和所有servant对上。
  
  在阿基米德和伊丽莎白消失的现在,被人类恶意感染了的吉尔伽美什就将成为感染源。在发现岸波白野不愿意伤害吉尔伽美什后,玉藻前委婉(?)的提议要么囚禁起吉尔伽美什要么干掉吉尔伽美什。
  
  没有人觉得吉尔伽美什会自愿被关,连岸波白野都开始考虑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吉尔伽美什却同意了。
  
  “有什么好吃惊的呢?嘛,大概这就是王和杂修们的区别吧。”
  
  没有人知道吉尔伽美什为什么自愿被囚。
  
  吉尔伽美什听着石门微微开启的声音和少女落在地上的轻声,勾起唇角。他一如既往的向岸波白野伸出手,语气是不容反驳的骄傲:“过来,白野。”
  
  岸波白野也悄声上前,熟练一点也不害羞地做到吉尔伽美什的身上,然后被吉尔伽美什抱住。她能感觉到男人毛茸茸的头发埋在自己的脖颈,他的呼吸打在女孩最为敏感的部位,让她平日都没什么变化的面色微微泛红。
  
  她的身体被抱的那么紧,让岸波白野有一刻觉得自己或许是眼前人不可或缺的,但是刚苏醒的来自月里侧的记忆告诉她,岸波白野只是吉尔伽美什的愉悦,是倘若错过还能遇见下一个的不必需品。
  
  【3】
  
  岸波白野再一次来到石室时,吉尔伽美什很难得地躺在他超大size的床上在打游戏。岸波白野轻轻坐在他旁边,看着英雄王大人难得眉飞色舞地奋战的激烈,让岸波白野忍不住把“其实跟你打的是征服王”给咽下。
  
  直到一局结束,吉尔伽美什才兴致勃勃地转头,习惯性地把岸波白野摁进怀里:“哦,白野,来的真晚啊。”
  
  ……晚?岸波白野有些不解,她明明都是同样的时间来的啊。
  
  吉尔伽美什恍若不觉,依旧强势的要求到:“下次早点来。”
  
  他甚至不如留意岸波白野是不是有点头答应,一副“你肯定会答应我”的样子,抬手把岸波白野向自己的方向一拉,女孩一下没留意,正好被拉的倒在男人身上,在吉尔伽美什锁骨边留下如鸟羽扫过般的触感。
  
  他得意洋洋地把脸羞的通红的岸波白野拉起来,扶着她的肩膀靠近自己,红色的双瞳意外的没什么威胁感地对视着岸波白野深茶色的瞳,女孩的瞳总是写满了温柔,水溶溶的看着就舒服。
  
  吉尔伽美什翘起嘴角:“嗯哼?怎么了白野?被这完美的身躯吸引了?还想要更多的触碰吗?”
  
  岸波白野如他所料的迅速摇头起来,可是吉尔伽美什却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象征拒绝的摇头有些碍眼。压下理智的“我应该不会这样”的想法,吉尔伽美什遵从着真实的欲念右手捏着女孩的下巴拉进,然后猛地亲吻上去。
  
  说实话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却让吉尔伽美什怎么都不想放开。他用手束缚住岸波白野挣扎的肢体,眼眸微敛吻的更加深入,很快岸波白野脸颊就发烫起来,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有些呼吸不畅。她的挣扎变的轻微,四肢也有些松软,抱在怀里真是十分舒服。
  
  最后他还是放开了他的女孩,看着岸波白野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软着身体跑出去,还差点摔了个踉跄,吉尔伽美什则在后面哈哈大笑。
  
  ……只是,岸波白野走的未免太早,以至于吉尔伽美什后面的时间都在无聊中度过。
  
  哼……真是好久没有因为一个人的离去就寂寞了啊……
  
  明明,才连半天都没过去呢。
  
  他摸了摸自己的右手,在月里侧遇见危险时他曾经很没威严的被岸波白野拽着跑路,女孩总是拉着他的右手。
  
  可现在这只手满是污染带来的黑色。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