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二代

真爱白野allall白野,男神目前是红头罩,夜翼也勉强算。吃蝙蝠家122123324224,没错就是蝙蝠家除bj只吃亲情外四只小鸟all桶桶all。真爱到忍不住时会产粮

【弓女主】花吐症

  【弓女主】花吐症
  
  【1】
  
  得知岸波白野得了花吐症的时候,远坂凛简直惊呆了。
  
  “你做她教官这么久,居然不知道她喜欢谁?”远坂凛戳着面前银发男人的胸膛,气势汹汹地质问着。
  
  “……这和喜欢谁有什么关系?”教官皱着眉,好脾气地容忍了远坂凛轻微的攻击。他眯着眼睛,满是诚恳——他是真心不知道这和喜欢谁有什么关系。
  
  远坂凛挺直背,单手插着腰,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花吐症这个病症,老实说是在环境恶化后诞生了一种病症,一开始被人以为是被传染了什么细菌而出现的病症,但是后来经过重重实例,它被证实了医治方法。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
  
   这是一个浪漫而悲伤的病症。
  
  ——而岸波白野所得的就是这样的病症。
  
  远坂凛蠕动嘴唇,半晌又闭上,她直直地盯着教官,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低垂着眉眼,她觉得她知道岸波白野喜欢的人是谁。
  
  【2】
  
  岸波白野的身体还没有太过虚弱,她看起来并没有任何问题,依旧背着负重一圈圈跑着锻炼身体,按部就班地训练并救助他人。只是偶尔,她会突兀地弯下腰,手用力捂住嘴,然后一阵干咳中断断续续咳出染血的花瓣。
  
  她会偷偷把花瓣收集起来,然后第一时间处理掉,争取不让任何人发现。
  
  远坂凛站的远远的看着小栗鼠一样的岸波白野偷偷摸摸地处理花瓣,突然觉得她其实不该怪教官——说到底,能够在白野这样严实的隐藏中发现的白野的花吐症,教官已经比任何人都要关心白野了。
  
  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远坂凛觉得有时候这两人真是能给她添麻烦。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
  
  都这么关注白野了,难道那个家伙还想昧着心意胡扯他对白野只是教官对学生的诚心诚意的关心?这简直就是一个双向暗恋,两个人都是粗的不能再粗的双箭头,然后情商铁的硬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3】
  
  “你是说……花吐症的医治方法,是和患病者暗恋的人接吻?”
  
  教官仿佛收到大惊吓一样缩起身子,所幸他很快反应过来,颇为烦恼:“可是,白野喜欢谁呢……她平时看上去也没有和谁特别亲近啊。”
  
  她和你最亲近啊!
  
  远坂凛冷着脸内心吐槽着教官的神推理,她不耐烦地跺了跺脚道:“我就老实和你说吧——!从白野从机器出来,到她一路逃亡到这里,虽然和很多人都接触过,但是她绝对、绝对没有喜欢过谁!也就是说,那个暗恋的人在这里后才出现的!”
  
  她瞪着教官,心想自己的暗示足够全了。
  
   这暗示的确足够强了。
  
  教官瞪大眼,黝黑的脸上染上绯红。
  
  “可是、怎么可能——”他不可思议般大叫着。
  
  【4】
  
   远坂凛很早就知道教官和白野这一对能成。
  
  远坂凛其实有一个秘密——她在过去,曾经参与过那次128人最后只能生还一人的圣杯战争。
  
  而她就是那个生还者。
  
  可笑的是,远坂凛并不是作为胜利者生还。她的战斗在中途就已结束,英灵消失,剩下只是她陪同着那个“使用令咒救下了她”的人。
  
  即使那个时候对方救下了她,远坂凛却也抱好了死亡的准备。她失去了英灵,这也就代表着,当圣杯战争结束的时候,她也将迎来死亡。
  
  那个救了她的有着大叔性格的老好人,就是岸波白野。
  
  或者说,并不是现在的“岸波白野”,而且处于灵子世界的岸波白野。
  
  ——这是远坂凛在圣杯战争结束后才知道的事情了。
  
  事实上,那个和她一起在圣杯战争中战斗的人,其实是SE.RA.PH的幽灵——就本体来说,是某个30年前因为疾病无法被治疗而冰冻至未来的普通人。
  
   然后,在圣杯战争结束的那一天,远坂凛失去了她的挚友、SE.RA.PH的幽灵岸波白野,并出发去寻找她消失的挚友的本体,那个30年前因为疾病无法被治疗而冰冻至未来的普通人岸波白野。
  
  简直就像命运的邂逅一样,在远坂凛找到岸波白野的时候,同时看到了少女的教官,那个有着银发银瞳黝黑皮肤的男人。
  
  他们站在一起的样子看上去那么匹配而熟悉,一如过去在mc战斗时幽灵少女和她毒舌心软的sevent archer一样。
  
  ……是的,教官,和mc中岸波白野所召唤的sevent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和性格。甚至他和岸波白野之间的相处也一如那个master与sevent的相处。
  
  而mc的那对主从却是隐晦的情侣关系。
  
  也因此,从那时起,远坂凛就确信着这两人终有一天会在一起——
  
  【5】
  
  远坂凛成功把教官说动了。
  
  男人的耳尖还泛着红色,他小步跑到岸波白野的身边,侧着身子,躲闪着白野的目光。
  
  他小小声地说:“白野,你是不是……得了花吐症?”
  
  深茶色长发的女孩眼中出现疑惑和慌张,但是面瘫脸很好的掩盖了她的情绪。
  
  “没有哦,教官。”她看上去精神百倍,一点也没有花吐症患者那样的疲惫……或者说,只是时间还没到而已。“我没有出任何问题。”
  
  她并没有承认,岸波白野拒绝承认。
  
  这简直让远坂凛惊呆了,她不明白岸波白野为什么不承认。
  
  而这个关键时刻,教官看上去却羞涩清纯的不行,面对白野的不承认,他只会一再地追问,却吞吞吐吐地不肯表白。
  
  最终,在某次远坂凛容忍不了的时刻,她一步上前,用力按下了银发教官的头——两人成功的亲吻上了。
  
   两个小傻瓜简直惊呆了,都摸着嘴唇烫红了脸,害羞地互相离对方远远的。
  
  岸波白野的花吐症肯定痊愈了。
  
  远坂凛无聊地看着这一幕,一边勘定了结局,一边好困自己被喂了一大口狗粮。她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裙子,转身心情愉快地去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她的事情还有很多,没空陪着这两个小傻瓜谈恋爱。
  
  【6】
  
  如果远坂凛知道结果的话,她一开始根本就不会离开。
  
  远坂凛接到了一个隐藏的任务。那里的联系很差,等到她出来的时候,自己的邮箱已经爆满了,满满的是教官给他寄的信,却一封比一封短。
  
  她疯了一样地赶到教官的训练营,据说教官准备离开,作为雇佣兵生活,只是他最近的一些行动似乎让人很不满,虽然本质上并没有错处,但是却让人感觉他冷酷的失去了人性。
  
  ——这是过去白野在他身边时所不会发生的。
  
  教官站在房子的门外,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坂凛飞奔而来。他看上去和一个月前那个还会害羞脸红的青年截然不同,就好像一个机器。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让开了房门。
  
  远坂凛也没有理他,而且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门,冲了进去。
  
  岸波白野躺在床上,她看上去非常虚弱,脸色苍白,身体瘦小,半靠着安安静静地看书,但是在看到远坂凛时,她依旧抬起脸微笑:“好久不见了,凛。”
  
  远坂凛颤抖着嘴唇,她不知道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岸波白野会变成这样?明明、明明才过了一个月啊!
  
  岸波白野放下书,她为难地皱起眉,最后叹了口气:“是花吐症。”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跟虾米一样蜷起身剧烈的咳嗽,她捂住嘴的手掌指缝中渗出大片的鲜血,伴随着手都挡不住的花瓣铺天盖地的落下来。她敏锐地第一时间拢好了花瓣,丢在床铺另一边的桶内,明显不想让远坂凛看到。
  
  远坂凛惊呆了,她浑身发着抖,颤颤巍巍地问岸波白野:“什么、为什么……花吐症的话,不是早就治好了吗?”她突然想到一个极为不可思议却异常贴近真相的答案,这让她惊地连退了两步。“你——”
  
  她声音干涸:“白野你、你喜欢的,不是教官吗?”
  
  因为喜欢的不是他,所以哪怕是他的亲吻也无法拯救患有花吐症的白野。
  
  “可是、为什么……?!”远坂凛不敢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教官?
  
  她脑海中闪过圣杯战争中少女和sevent甜到泛红的日常,想到教官和女孩偶尔的斗嘴和体贴。明明这一切和圣杯战争中两人的情况一模一样啊!为什么、为什么……你喜欢的却不是教官?
  
  但是那些都不重要。
  
  那一刹那,眼前突然划过在最后的时刻,少女独自走向炽天之座的场景。
  
  喜欢还是不喜欢什么的,那些都不重要。
  
  远坂凛急促地握住岸波白野的手腕,她发觉女孩的手腕只剩下了包着骨头的薄薄一层皮:“你喜欢的谁?”
  
  喜欢谁都无所谓,远坂凛已经不想再一次失去“岸波白野”这个挚友了——
  
  无论喜欢的是谁,她都会拼命地把那个人绑过来的。
  
  她看到白野以迷茫地眼神看过来。
  
  “我不知道。”她说。
  
  【7】
  
  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很久、很久以后,长到过去会毒舌着照顾人的纯情教官变成了被人人嫌弃的杀人机器,长到远坂凛有一天在工作后突然接到了电话。
  
  『那个“教官”死了。』
  
  手中的电话脱手落下,砸到地上。
  
  『据说,是因为被挚友背叛,送上断头台死去了。』
  
  远坂凛觉得自己有些晕眩,她按住太阳穴轻微地揉动,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到房间,仰倒在床上。
  
  她眼前,有一次浮现出圣杯战争的终局中,女孩独自走向炽天之座的场景。
  
  【8】
  
  远坂凛做了梦。
  
  从岸波白野的葬礼,女孩安静沉睡的消瘦面容被棺材板挡住的那一刻起,时光倒流,回到她质问白野她喜欢的到底是谁,再到她开玩笑一样地傻子似的觉得白野喜欢着教官并去凑对,再到……
  
  再到她终于在地面上找到了白野,并接触对方的场景。
  
  时间像突然慢了起来,梦境中远坂凛清晰地看到了当时岸波白野的每个表情和一举一动。
  
  “你对我有熟悉的感觉吗?”那个时候远坂凛问白野。
  
  “很熟悉啊。”白野眯着眼睛看她,这样的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小松鼠,特别可爱。“我觉得凛非常熟悉,就像相交了很久的挚友。”
  
  那时远坂凛非常高兴,少见地叨叨了半天。
  
  而在那场聊天的最后,岸波白野突然犹豫着说:“我是真的觉得凛很熟悉,”
  
  “有时候,看着凛,我会感觉仿佛还看到另一个人。”
  
  “那是一个和教官接近一模一样的人,但还是有些区别。虽然脸是一样的,但是给人感觉还是不一样啊。”
  
  深茶色长发的女孩脸上涌上害羞的红潮。
  
  “我觉得我喜欢着那个人。”她说。
  
  “就像看到教官的第一瞬间我差点哭出来了一样。”白野继续说。“我觉得我真的很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
  
  哪怕他和教官长相一样,但……还是不同的。
  
  远坂凛陡然从梦中惊醒。
  
  她扶着额头,感觉太阳穴周围泛着疼痛。但是她并没有留意——远坂凛只发现,原来在梦中的那么久,现实中睡着的她一直在无声的流泪。
  
  她想到她最后一次见到白野时,女孩面对她的质问,回答说“我不知道”。
  
  远坂凛突然觉得她知道了白野到底喜欢的是谁,也知道那被白野偷偷藏起的吐出的花的名字。
  
  但是现在,她已经第二次失去了她亲爱的挚友了。
  
  并且,她已经不可能再一次遇见白野了。

——

弓女主真是虐。
之前我还被ccc弓女主结局为什么无铭没能和尼禄一样去翻记录困扰过,后来知道了真相——因为无铭真的太弱了,尼禄可以从电子海中生还去找记录,但是无铭没那个能力。
看到花吐症延伸出了赤花症什么症什么症的一堆病,然后突发奇想来了这个……差不多是知道ccc弓女主结局、知道白野身世真相、知道fe凛线结局的人才看懂的意识流?

评论(3)

热度(49)